连锁在线[收藏此频道]
中国加盟网 >企业访谈 > 专访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副主任杨金贵

专访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副主任杨金贵

互联网 2010年07月22日

  自2009年哥本哈根会议以来,针对低碳的说法是层出不穷,众所周知,所谓低碳就是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发展低碳经济是走出经济困境的长远之策,然而却也有一部分经济学家认为低碳跟二氧化碳并没有直接的关系,相反却是发达国家为更快的发展经济而找得一个让人极为赞同的借口。

 

  经济学家郎咸平说"低碳经济是全世界的惊天谎言, 2009年的哥本哈根会议,实际上是欧美国家再次欺骗以中国为主的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国家、经济发展最快的一些国家)一场惊天阴谋。人类排放的二氧化碳,与地球的气温变化根本没有关系!"针对对低碳不同的看法,低碳网的记者特地电访了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经济合作部副主任杨金贵,以下是电访的内容:

 

  随着低碳的概念的流行,有"低碳"和"抵碳"这么一说,您是怎么看待这一问题的?

 

  杨金贵:低碳是一个概念,而且早就有了。郎咸平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发达国家在经历了高碳发展历史时期后,以低碳为名压制发展中国家的工业发展。之所以"抵碳",是为了抵制低碳概念下对发展中国家提出的不合理要求以及认为设置的经济陷阱。

 

  该怎么理解呢?我认为一方面是减少污染排放,减少对环境的破坏;另一方面则是新能源、清洁能源的开发与利用。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是经济发展的大趋势,因为不可再生资源会有枯竭的那一天,没人愿意看到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日益恶化。

 

  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低碳经济时代虽然提出来,但是我们现在不可能脱离高碳发展模式,准确的说,我们正走在低碳发展的道路上,这也是促使企业加快技术升级的手段, 这个无可厚非。

 

  您以上所说的都是针对企业来说的,确切的说,就是低碳跟企业的关系比跟个人与国家的关系更为重要,企业 是重头,一个国家是否把企业抓起来了就真正的低碳了?

 

  杨金贵:可以这么说,碳排放的主体是企业,企业是一个国家的基础,作为碳排放主体的企业能够尽到社会责任,响应社会发展方向,那么低碳的推动更加顺畅。

 

  如今我们能够看到国内外发生了一系列破坏人类赖以生存环境的大事件,譬如英国石油公司漏油事件、中国紫金矿业污染问题,这些恰恰说明了传统能源对我们造成的影响之大,也恰恰说明了新兴能源发展的必要性。

 

  如果国家能抓好,企业自然也就好了,但是问题是,企业是否能够响应国家号召、自发、自愿推动低碳进程。

 

  杨金贵:减少碳排放无非就是减少环境污染、推广使用新能源,有远见的企业应该能够看到低碳是未来的大势所趋,也是我们生存的需要。目前之所以有企业不愿意主动走低碳发展道路,那是因为低碳意味着淘汰高碳,意味着企业要增加投入、增大成本,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政府应该在对企业技术升级、人才培养、税收优惠、财政补贴方面加大力度,并切实落实到位。

 

  有这么一种说法,现在企业是"国进民退"了,那么这种"国进民退"的政策是否会影响到企业的发展?是否会影响低碳进程的推动?

 

  杨金贵:虽然国有大型企业的组建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更有利的整合资源,然而从世界范围来看,推动一国经济发展的主体却是以民营为主的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占到世界各国企业总数的99%以上,中小企业的发展对增进市场效率,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机会,推动技术创新等至关重要,所以中小企业,也就是民营企业的发展事关全局,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便是对中国经济最大的促进,打压或者阻碍民营企业的发展势必将对我国整体经济发展构成巨大影响。

 

  如果民营企业在某些领域退却,导致竞争削弱,必将导致社会整体的资源利用效率下降。

 

  国进民退与低碳并无直接关联,如果说有,只能是国有企业比民营企业更具有低碳化发展的经济基础和政策优势。

 

  民营企业的在推进低碳的过程中其实并不积极,这个无可厚非,现在需要一个过渡,需要政府的财政补贴到位,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社会问题,涉及到权利、利益、垄断、腐败各个方面的因素。

 

  低碳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但在现实的生活中却是低碳所付出的代价其实是老百姓来买单的,比方说现在同一品牌的空调,宣称"低碳"的就比普通的贵,到底是不是低碳,消费者并不理解,我们也无法理解?

 

  杨金贵:我觉得折扇最低碳。我们在低碳概念上存在一个误区,低能耗其实只是低碳的一个方面,并不是低碳的全部内容。而现在有企业正在引导消费者误读低碳的本质,举个电动汽车的例子吧,诚然石油的消耗与二氧化碳的排放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然而,电动汽车就真的就能降低碳排放吗?

 

  目前中国80%的二氧化碳排放来自燃煤,超过50%的煤炭消费用于火力发电,而同时,火力发电量占到总发电量的70%以上。加之目前我国煤炭发电平均效率只有35%,在这样的情况下,发展电动汽车,无异于增加电力消耗,同时也就意味着增加碳排放量。

 

  您对低碳经济发展的前景问题怎么看?

 

  杨金贵:积极点说前途一片光明,谨慎点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坎坷不平。

 

  能具体的说说吗?

 

  杨金贵:我们走在低碳经济发展的道路上,同时也走在工业化发展的道路上,这本身算是一对矛盾。工业意味着高碳,低碳发展同时意味着关停并转、产业升级,这期间需要付出代价,将会涉及到地方政府利益、企业利益、个人利益,这些利益如果处理不好,甚至可能会导致总体经济回落。

 

  举例来说,新能源的代表是太阳能,但实际上现在电力系统的太阳能发电投入规模并不大,因为太阳能目前不能给企业带来巨大的利润。同时我国在向城镇化迈进的过程中,对电力的需求又日益增多,因此,高碳向低碳的迈进必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同时,我更担心的是在低碳发展过程中的"大跃进",各类项目集中上马,各个企业一拥而上,由此迅速造成市场饱和,从而"过犹不及"。

 

  新能源中除了太阳能还有风能,海洋能,和垃圾发电,这几块您是怎样的看法?

 

  杨金贵:风能和海洋开发的还是比较早的,譬如风力发电、潮汐发电,但是不稳定,另外垃圾发电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垃圾焚烧过程中不可避免产生以二恶英类为主的严重污染。因此,无论是太阳能、风能、垃圾再利用还是海洋开发,都存在着一定的技术障碍,前景虽好,但路途依旧坎坷。

 

  现在的科学家,经济学家里有的支持低碳,有的特别反对,反对者以经济学家郎咸平为主,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杨金贵:郎咸平先生是一个有良知的经济学家,我个人的理解是,郎咸平先生反对的是以低碳为幌子的对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制约,以及以低碳为名的谋求利益造成更大环境污染和劳民伤财的行径。

 

  二氧化碳与温室效应有没有必然的联系,并不影响我们对于发展清洁能源和新兴能源的意义。很简单的道理,煤矿、石油等不可再生资源日益减少,环境污染对于人们生存构成的威胁越来越大,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寻找新的能源替代,来保证世界经济的发展和人类文明的延续。

 

  只有有不同的声音才能从更多的角度去解读事物的本质,这只会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发展。

 

  杨金贵,现任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经济合作部副主任、中国企业走出去研究中心副主任、跨国商务精英俱乐部秘书长、《世界杰出华人与商业文化》副主编、高级商务策划师。



中国加盟网 穆艳 秀 编辑

招商专题